事件

戈谢病药河南入医保难,折射1680万罕见病患救治困境

原标题:戈谢病药河南入医保难,折射1680万罕见病患者的救治困境

在等待河南省戈谢病药物纳入医保方案的三年里,原来的23个患者只剩下16个。

方林玉的儿子也在其中。“孩子刚去学校上过几天学,但是腿疼肚子疼的,在学校也吃不下饭,现在又在家休息了二十来天了。”

方林玉是河南省淮阳县人,他的儿子今年14岁,上九年级,2015年孩子被查出患有戈谢病,尽管四处借钱,当地政府也曾给予一些资助,但由于治疗费用昂贵,他的孩子从未足量治疗过。

在河南省,和方林玉的儿子面临一样境遇的还有16个孩子,三年前这一人群数量为23人,由于戈谢病在河南省级层面并未被纳入医保体系,高昂的治疗费用面前已有7名患儿永远的离开了。而预计目前国内有戈谢病患者近400人——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孩子身患戈谢病无疑重创,然而这个数量放在全国,戈谢病又是真正的罕见病,这是戈谢病在医保体系里尴尬地位的根源所在。

据悉,此前在多方努力之下,河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曾于2017年10月提过方案,拟将戈谢病纳入河南省困难群众大病补充保险目录,并给予每人最多150万元的报销额度,但该方案三次上报至今未有最终结果。

方林玉与其他16个患儿的家庭还在等待。

医生也不认识的罕见病

戈谢病是较常见的溶酶体贮积病,为常染色体隐性遗传病。该病由于葡萄糖脑苷脂酶基因突变导致机体葡萄糖脑苷脂酶活性缺乏,造成肝、脾、骨骼、肺甚至脑等受累组织器官出现病变。临床表现为不明原因的肝脾肿大、贫血、血小板减少以及骨痛等。

但戈谢病也是一种罕见病,这也就意味着,从最开始的诊断环节起,方林玉的孩子便与不少罕见病患者一样,面临着无法确诊的第一道难关。

“孩子大概5、6岁的时候就有一些(病症)表现,但是我们不懂。”不懂,这是方林玉第一次接触戈谢病症状时的反应,而其实,不仅他不懂,很多医生也“不懂”。

2014年年底开始,方林玉发现儿子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儿的,但他既没与别的孩子打架也没磕着,碰着,就是感觉身上不舒服。他带着儿子在淮阳县几个医院看了一周,无果;又去了周口市的医院看了一个月,辗转多家医院后依然无果,病因仍未查清;最后在北京301解放军总医院被确诊为戈谢病。

罕见病是人类疾病史上唯一以发病率/患病率/患病人数为界定标准的综合病种,目前全世界已知的罕见病约有7000种。但国内外对于罕见病的定义存在多种标准,在具体数值比例上往往存在一些差异,按照2010年中华医学会医学遗传分会提出的中国的罕见病定义为:患病率低于五十万分之一或新生儿发病率低于万分之一的疾病,按照人口基数计算的话,中国罕见病人群约为1680万人。

受患者数量等因素影响,罕见病从诊断、治疗到药品研发上都面临着很大困难。三甲以下医院医生对很多罕见病病症不了解,无法诊断、或是误诊都是常见的现象,如方林玉一家这样跑了好多医院才最终确诊的情况也同样发生在许多罕见病患者家庭身上。当然考虑到低发病率和诊断仪器及技术的现实情况,这也并非医生之过。

以戈谢病为例,根据界面新闻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在河南省的戈谢病患者中,多数确诊时间超过3年,最长一例甚至长达22年。患者常常辗转奔波于各个科室,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留下终身残疾甚至死亡。

罕见病发展中心创始人黄如方在首届中国患者组织经验交流会上就表示,罕见病的诊断率目前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虽然没有完整的统计,但从这些年的工作上来判断,现在全中国罕见病患者至少还有60%是没有被诊断出来的。由于绝大部分病人都没有诊断出来,很多病人以为自己得了别的病,用很多方法治疗;此外,目前主要的罕见病治疗资源集中在北上广,罕见病病人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和路径、成本才能找到对应的医生。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卫健委罕见病诊疗与保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丁洁教授认为,罕见病不需要普及到基层医生都知道的程度,这既不太可能也没必要,而且会耗费很大的成本。不过在做知识普及的时候,应当使普通人有一个罕见病概念;另一方面医学界和政府层面可指定一些具备罕见病诊疗能力的医院,可普及哪类疾病应该去找哪个医院的哪些科室找哪些专家。

黄如方认为,解决罕见病诊断难问题,一种办法是培训足够的医生,建立罕见病的诊疗中心,另一种办法是搭建罕见病转诊系统。

目前,在北京、上海等地已出现罕见病诊治中心与罕见病专科门诊。

戈谢病药河南入医保难,折射1680万罕见病患救治困境

2013年8月,天津戈谢病患病韩硕的脾脏由于疾病肿大成了同龄人的40倍,甚至累及了肝脏。研发之困

据了解,目前仅1%的罕见病存在着有效治疗药物,而据不完全统计,仅44个病种有相关药物在全球上市,而多数罕见病还处于无药可治的状态。

单个罕见病病种患病人数少也是罕见病药品研发的一大天然阻碍。

在此前举办的第七届中国罕见病高峰论坛上,罗氏制药医学部副总裁李玮就曾表示,罕见病的研发里包含多重因素。第一是诊断难,单个病种的病人比较少。第二是这个病的自然病程如何?要评价这个药物对疾病带来的好处,需要了解疾病的自然病程。罗氏中国神经学领域临床科学家张巍峰也曾表示,由于罕见病的发病数量比较少,所以这种疾病的疾病机制、样本数量或者是临床研究的耗时、实验的终点设置本身都会是一个相对困难的过程。

患者数量稀缺而导致的临床试验数据较少的情况还会对一个罕见病药物的上市产生不利影响。由于一些罕见病药品的临床实验数据相对比较贫乏,可能只有几十人的数据,而不像糖尿病、高血压等有几万人的数据,在这种情况下,监管部门去做一个有效的正确的判断也同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抛开技术因素外,研发成本与商业回报的考量也使得一些药企在对罕见病药物的研发上态度谨慎。

葛兰素史克中国特药业务部负责人陈思渊就对界面新闻表示,药企对所有药物开发一开始肯定都会有商业考量因素在,如果患者人数少,势必会造成研发周期更长,研发成本会更高。

因此,为应对这一全球普遍性难题,在美国、欧盟、日韩等国对于罕见病药物的研发都各自有推出一些研发鼓励政策。

如美国在1983年就已推出罕见病药品的专项法律《罕见病用药法》,并给予罕见病药物7年的独占期,对于罕见病药品的税金减免达到了临床研究费用的50%,并纳入优先审评,时间缩短为6个月,同时免除全部新药申请费。此外还由政府资助研发21个罕见病病种药物。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 IDG、宜信共同设立金融创新基金

    IDG和宜信公司9月27号共同宣布发起成立IDG 宜信金融创新基金,这一基金首期投资规模为1亿美金。 IDG合伙人李丰介绍,这期基金由IDG和宜信共同出资(LP),IDG资本作为基金的管理者(也就是GP),对项目进行相对独立且中立的考察,投资和管理。这一点和IDG资 [详细]

  • 推送技术服务商“个推”完成B轮数千万美金融资

    推送技术服务商“个推”完成B轮数千万美金融资,"个推" 本次融资是目前为止B2D行业金额最高的单笔融资,软银赛富领投,原A轮投资人全部跟投。融资之际,个推同时于近期发布了2.0产品“Smart Push”,以及“送你两个五百万”创业者助推计划。 [详细]

  • 美国T-Mobile将停止进货黑莓手机

    路透社消息,美国第四大无线服务提供商T-Mobile计划停止进货黑莓智能手机。 就在黑莓宣布被收购后将不再是一家面向消费者的科技公司几天之后,本周三美国T-Mobile执行副总裁David Carey最早透露了这一计划。 Carey表示:继续进货黑莓手机已经变得毫无意义, [详细]

  • 日本部署反导系统还辩解 俄:不满意!你就是反中反俄

    原标题: 日本解释本土部署陆基宙斯盾俄罗斯:不满意!你就是反中反俄! 【环球网报道实习记者任洁】俄新社12月17日报道,俄罗斯外交部不扩散和军控部门主管叶尔马科夫(Vladimir Yermakov)表示,日本关于在本国境内部署美国“陆基宙斯盾(Aegis Ashore)”反 [详细]